導讀

家庭農場,一個起源于歐美的舶來名詞;在中國,它類似于種養大戶的升級版。是中央鼓勵發展的新興產業項目,也是發展鄉村旅游、休閑農業的好項目。目前"吃農家飯,住農家屋,看農家景,干農家活"已成巨大潮流,休閑農業進入井噴時代,每年以30%-50%增長。如你能建成一家有特色的家庭農場,你將日進斗金、持續盈利。本次專題就多數人關注的家庭農場認定標準、家庭農場建設流程、家庭農場政策和補貼、家庭農場經營模式等問題,在這里一一都有解答,并且就家庭農場如何提升,于政府層面和個人層面都提出了切實可行的方法建議。

(一)歷史沿革

早期家庭農場是獨立的個體生產,在農業中占有重要地位。中國農村實行家庭承包經營后,有的農戶向集體承包較多土地,實行規模經營,也被稱之為家庭農場。隨著工業化、城鎮化快速推進和農村勞動力大量轉移,農村土地流轉速度加快。農業經營規模和組織化程度也相應提高,由種植大戶、家庭農場、專業合作組織和農業龍頭企業等組成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逐漸顯現。但是,從中國國情以及國內外實踐來看,在生產領域,適合土地經營的主體還是以農戶為主。2013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要發展"家庭農場"。2014年3月5日,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,指出"堅持家庭經營基礎性地位,培育專業大戶、家庭農場、農民合作社、農業企業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"。2014年2月24日,農業部下發了關于促進家庭農場發展的指導意見,從促進家庭農場發展的重要意義,把握家庭農場的基本特征、工作指導要求、管理服務制度、相關扶持政策、社會化服務、人才支撐政策、家庭農場的聯合與合作等十個方面提出了指導性的意見。

(二)提出緣由

1、農村內部分化,為家庭農場產生提供土壤

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,大量農民流出農業從事非農活動。特別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,越來越多的農民選擇外出務工經商。隨之而來的就是農業經營主體的改變,農村普遍出現"老人農業""留守農業",即家中老年人或婦女留守農村,從事農業活動,保障家庭成員基本的糧食供給,而年輕人則外出務工經商賺取貨幣收入。村莊中另一部分家庭由于其家庭經營承包土地較多,外出務工經商意愿不強,對農業依戀程度較深等原因,逐步擴大土地經營規模。不僅耕作自家土地,而且通過正式和非正式等形式租種他人土地。這一群體之所以能夠流轉到較多土地,是因為他們長期生活在農村,關心農村發展,維護村莊秩序,是農村社會的中堅力量,同時也與他們豐富的種田經驗,較高的經營能力有關。

農戶一般在權衡比較經營土地與其機會成本后,決定是否流轉土地。對于戶均不足10畝的農戶而言,即便每畝收入700元,一年種田收入也不足萬元,這樣的收入是無法滿足一家生活所需的。因此,對于一般農戶而言,流出土地,外出打工是可取選擇。另外,對于"老人農業""留守農業"而言,這樣的現狀也是難以為繼的。2010年我國農村種植者年紀在60歲以上的占14.8%,在60歲以上的老年人中,還在種田的有76.6%。新一代年輕人,幾乎不涉足農業,他們寧愿在外打工維持基本的生存,也毫無興趣從事農業活動,這就迫使現在依舊在種田的農戶在不久之后主動轉出土地。

2、規模經濟,成為家庭農場產生的動力源泉

第一當農民融入市場,由于其所掌握的資源不同,所從事的行業各異,原來同質性的農民開始走向分化,由此帶來對其所承包的土地的價值的不同認識。由此帶來經營農業的農戶走向分化,尤其是2006年后,國家對農業的政策支持,經營農業發家致富成為可能,不同農戶在農地上的收益差距越來越大,土地開始向部分人手中轉移。

第二農業技術、農機裝備日新月異,規模經營提高效率成為可能。家庭農場得以生成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農業技術進步,特別是農業機械化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農業機械化過程伴隨著土地經營規模不斷擴大的過程,家庭農場通過購買農業機械,一方面減少對勞動力的雇傭,應對不斷上升的雇工成本,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因雇工而產生的監督費用。另外,農業專業社會化服務組織的出現,降低了家庭農場資金投入,使得規模較大農戶更加快速地演化為家庭農場。

第三各類資本流入農業領域成為家庭農場產生的重要推手。市場經濟規律,決定了資本在各個產業之間的流動。當前,政府政策支持,農業投資環境得以改善,農業投資成為一個誘人的投資領域,因此,各類資本開始紛紛向農業領域流入,出現"資本下鄉"現象。表現在:一是外來工商業資本下鄉圈地,這些資本憑借其資本優勢流轉大量土地,成為推動農業經營轉型的一大因素。這些資本雄厚的企業,通過"轉租代包""訂單農業"等形式,在資金上扶持部分農戶,促進其擴大經營規模。如果沒有公司的支持,單單資金問題就成為單個農戶無法逾越的障礙。二是外出打工經商農戶,經過艱苦努力,積累了一定量的資本,開始投資于農業,成立家庭農場。這類農場具有多重意義,一方面促進了現代農業發展,能使其獲得較高的家庭收入以及生活的幸福感。另一方面,這類家庭農場生產、生活、社會關系都在農村,他們關心村莊發展,是農村社會秩序的維護者,是村組干部和農民的代言人。三是農戶通過農業內資本積累,而發展為家庭農場。農村種田能手、專業戶通過不斷艱苦努力,逐步積累資本,擴大經營規模,同時依靠其長期在農村積累的社會關系,獲得各方支持,逐步演化為家庭農場。

3、行政力量的推動,加速了家庭農場的形成

1978年以來,中國農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1982年、1983年中央分別提出培養"專業戶""自營專業戶""承包專業戶"。到1984年、1985中央提出"鼓勵土地逐步向種田能手集中"。2011年提倡"引導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"。黨的十八大提出"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"。隨后的2013年、2014年、2015年都強調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構建。農村社會和農業生產方式發生深刻變化。截至2014年底,全國家庭承包耕地流轉面積4.03億畝,流轉面積占家庭承包經營耕地面積的30.4%。

國家的農業政策,在微觀層面得到了各級政府官員,相關部門的認真執行。特別是縣級和縣級以下政府涉農部門都積極響應,扶持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。對投資于農業的主體而言,可以獲得國家的資金、政策支持,何樂而不為。對基層政府及其代理人而言,農業的發展是其自身職責,也與其自身發展相關。即便是村組干部也在通過鄉土方式推進土地流轉,其往往通過"說人情""算筆賬"等方式說服農戶流轉出土地。

4、農村剩余人口與食物消費結構的轉變,為家庭農場的產生提供了機遇

正如黃宗智(2016)所指出的,中國農業正處于三大歷史性變遷的交匯處,即中國的食物中糧食、蔬菜、肉食消費比正在從傳統的8:1:1的結構,轉向4:3:3模式。這一轉化,契合了中國人多地少、家庭農場可以進行"精細化"作業的要求。谷物種植面積所占比例為總播種面積的56%,而其產值只占農業總產值的15%,與此相對應,高值農產品產值增加到85%。陳柏峰(2012)調研發現,種植100株臍橙(2畝),一個壯年勞動力就能完全就業,經營蔬菜30畝以下規模就可以使得家庭農場與城市家庭的平均水平相當。

農村剩余人口,為家庭農場雇工提供靈活、廉價的勞動力。我國城市化率已達50%以上,農村勞動力流轉了一半,但農村土地流轉比重很低,2012年底為21.2%,這說明農村尚有大量勞動力需要轉移。家庭農場可以根據經營需要,靈活、廉價地雇傭到適量雇工。因為,這些雇工往往是一些經營少量土地,未能充分就業的農民,為了增加家庭收入而選擇出賣勞動力。還有一些是沒有土地,在家無事可做的老年人或婦女。這些人生活在村莊,為家庭農場提供了一個可以隨時雇傭到雇工的勞動力市場。

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 大乐透定位选号技巧公式 安徽快3和值中奖金额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双色球出号红球出现次数最多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上海晓游棋牌游戏大厅 股票融资l鑫配资密封带 山东群英会遗漏查询